「头发迅速掉光,四肢麻木,恶心反胃」 这个患者怎么了?[转载]私家推荐:英国一流大学,想说爱你不容易

考试作弊怎么就成了一种被默认的正确行为?

录取到不喜欢的专业?难易程度各不同
学士、硕士、博士和博士后的区别是什么?
一个老板的三句话
事儿 - VICE 什么鬼指南 2016/8/3 考试作弊怎么就成了一种被默认的正确行为? 腾讯微博

“不要跟你的约会对象说你学习好,要说 ‘你知道为什么我大学时不太努力绩点又很高么?因为全班女生都爱给我传答案啊’ —— 这就成了一种对约会对象的暗示:你很有魅力。” 去年年末,我因为工作原因,旁听了一场恋爱导师对学员的口传心教。先不说 “告诉一个姑娘你多招女生喜欢” 这事到底能不能让你看起来更有魅力了 —— 什么时候作弊经历都能成拿来炫耀的谈资了?

在王婷婷的论文《当代大学生诚信问题研究》中的问卷调查中,认为 “考试作弊是种不诚信行为” 的比例仅有40%,70%的同学认为 “如果别人作弊我不作弊的话就是吃亏” —— 这还是在课堂上发放的问卷。知乎上,“有哪些作弊的奇葩经历” 问题下,题主补充 “可能也有人从小到大没作过弊” ;百度贴吧里,名为 “刚刚考最后一科的时候举报了一个作弊的女生现在很内疚” 的帖子里,大多数回复表示 “楼主有病” “人在做天在看” —— 可考试作弊什么时候成了一种被人默认的正确?

我找到了几位身处大学的人——他们有曾经 “别人家的孩子” ,因为大学作弊被老师抓包忿忿不平;有从不作弊的大四生,在学校成了少数派;有在监考时犹豫纠结自我怀疑的大学老师……我们跟他们聊了聊对考试作弊的看法。

小小,21岁,某211大学大三学生

VICE:会在考试时作弊么?

小小:上大学以前就没抄过 —— 那会儿我是标准的 “别人家的孩子” ,一是没什么必要抄二是从小几乎就是在老师家长们絮叨着的 “可耻不诚信” 中长大的。倒是有一回课堂小测验,高一化学课吧我记得,那会儿我答完题没事干,又正好发现卷子里有个 “梗” —— 什么梗我真忘了,就笑嘻嘻地指给同桌看。正好这事儿被老师看见了,以为我在跟人交流答案,就在讲台上点了我的名字让我 “注意点儿” 。

到现在我都记得那一瞬间多么委屈。那天一下课我就跑去办公室努力跟老师解释 “我真的不是要打小抄” 。大概因为一直以来 “好学生” 的身份吧,老师后来相信了我,只是训了我一顿 “就不知道避嫌” 。其实不用他提醒我也感受到这事儿的后果了:整个高一(高二文理分班我被放到了别的班)我都感觉是在别人 “学习好是不是都是抄的” 眼光中度过的。

你提到 “上大学以前就没抄过” ,那第一次在大学考试作弊是怎么回事儿?

是在大一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吧。室友搞了份那种微缩版小抄上面全是公式去复印店打印,问我要不要来一份儿,我答应了,把它带进了考场。

为什么?

感觉一上大学,从小到大 “绷着的那根弦儿” 就断了。所有人都在说 “学习不是最重要” 啊、“可别成了个书呆子” 什么的,我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社团啊兼职什么的上面,上课这事儿也变成了点到刷脸蹭校园网 wifi 而已。所以考试一来我就慌了:我还是想要个体面的成绩。那就玩命复习呗 —— 那阵我还对我突击能力挺自信的。室友问我那天,我红牛咖啡都买好了,准备再刷一个整夜。摆在面前的诱惑特别简单:想好好睡一觉吗?

身边作弊的同学多么?你觉得他们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挺多的吧 —— 至少现在到了大三,敢保证 “一次都没抄过” 的人我觉得没多少,只是大家都会估摸这科考试好不好抄能不能抄着值不值得抄而已。当你发现考场上那么多人都在交换答案或者翻小抄的时候,这种氛围的影响还是不小:别人都抄,我不抄的话这事儿公平吗?

有没有被抓到过?

被拎到教务处什么的还真没有,不过我是被抓到过。那次是期中考试,在考场上我正在底下找答案,那门课的任课老师走过来把小抄从我手里牵走了。

然后呢?

考试之后肯定去找他求情啊,就“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这一套。最后的结果是我跟他保证期末考试好好复习不然就挂科。

所以你真这么做了么?

算是吧,毕竟谁想挂科呢。后来这门课成了我那学期认真听的唯一一门,期末考试时也如临大敌玩命准备来着。但拿到成绩单时我还是感觉挺不爽的 —— 61分。受不了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奇葩老师了。我跟你说,我卷面分肯定比这个高得多……

这是作为对你作弊的惩罚吧。

那他也应该把考场里那么多的都抓了好吗,我看见的就好几个了。他们期中期末都抄了,为什么我分比我后来努力复习的还高?这真不公平好吗。

所以为什么你现在对作弊的看法跟高中时完全不一样?

可能说明我长大了吧,更加熟悉这个社会的规则了。

成宇,某一本院校大四学生

VICE:会在考试时作弊么?

成宇:不会。虽然身边考试打小抄的人不少,但我不。我倒不是什么学霸啦,成绩也就是班级中游而已。就是觉得这种事情挺没有意义的。

身边考试作弊的同学多么?你们交流过对这事儿的看法么?

挺多的,还会有那种 “小团体” ,每次考试时占领教室后面那一篇轮着抄什么的...... 记得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小团体的存在时我还挺惊的:为了那么几个分都能团队协作鸡鸣狗盗了,累不累啊。

刚上大学那会儿有人还因为这事儿跟我套过近乎: “看你就是学霸那种,一会儿咱俩一起坐” 什么的。我也不好因为这点儿事跟人撕破脸,就让他坐着瞄去。但后来开始变得变本加厉了:有人开始要求我传答案递答题纸,考试后半程还一直在踹我凳子。后来我跟他们就互相敬而远之了,所以也没聊过对这事儿的看法。

但我对他们的观察来看,会的人并不都是学渣 —— 甚至不少是为了争奖学金的 “精英” 或者出国党。

那你觉得作弊这事儿存在公平么?会举报作弊的同学么?

之前不忿过一阵,但现在觉得倒是挺公平的:每一件事都会有代价 —— 想要拿到好成绩,要么你舍弃点逃课赖床的时间好好上课记笔记查文献,要么就在考场上担惊受怕,为自己可能被抓的那一天负责。

所以我不会举报作弊的同学 —— 自己对自己负责,管好我自己那一摊就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没必要因为这种事被人排挤:听学长说上几届有两个人要竞争奖学金,其中一个举报另一个考试作弊把奖学金这事儿搅黄了 —— 结果这位举报人被身边所有人排挤,后来得了抑郁症休学了。

韩老师,某大学老师

VICE:老师好,考试作弊在您的学校现象严重么?如果是在监考您自己教的课时出现现象,您一般会怎么处理?

韩老师:我们学校对这方面还是很严格的:考试作弊就要取消学位证,考试周前的动员大会也都会对这些三令五申,但每学期学校官网上还是总会有几个 “以身试法” 的 。但我能看见的可比 “大字报” 上的那几位多多了 —— 说实话,站在讲台上,考场上学生们那点小伎俩可是一清二楚啊。

这种事情出现在我教的课程的考场上,对我来说与其说对学生的恨铁不成钢,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拷问:对待教学我问心无愧,可他们能学到的真就那么捉襟见肘,就连学科的基本常识概念都要去?我到底教给了他们什么?我真就是个这么糟糕的老师么?

如果不是特别过分(从来没在课堂上见过对着教科书一顿猛抄的之类)的,我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毕竟学校的制度在那儿,哪个老师想亲手毁掉一个学生的未来?所以现在我就是一边用课堂魅力试着 “勾引” 更多学生好好学习,一边在考试前跟学生来点怀柔政策:“老师也不是施虐狂,没人想让你们挂科的……就别用这种方式让你我尴尬了。”

您觉得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的做法是对不作弊的学生来说是种不公平么?

肯定是种不公平 —— 杜绝考试作弊,不就是想让考试公平化么?可现在的做法只是一种无奈之举:学校 “作弊被发现就取消学位证” 制度太过极端,以至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根本没法实施 —— 考一次试就让三分之一的学生丢了学位证,这事儿可行么?

您会觉得在思修这种课程的考试上作弊比起在医学考试上打小抄会稍微值得原谅么?

在这事儿上我挺矛盾的,但目前的答案是 “会” 。归根结底,考试是种督促、检验学生学习的工具 —— 这么看来对同一批学生来说,医学的确是比思修毛概这种 “政治修养课” 重要多了。

Written by: 莉斯
责任编辑:「头发迅速掉光,四肢麻木,恶心反胃」 这个患者怎么了?